大白 我們會想念你

「大白,你今天遲到了,明天早上再吃唷。」

大白坐著直挺挺,目送我們離開民宿。這是我們最後與牠說的一句話。因為大白隔天就出意外去世了。

 

他是住在民宿附近的公貓,年紀稍長,白灰花紋,眼睛附近黑毛較多,不說還想說他到底是晚睡,黑眼圈這麼重。


腳步輕輕慢慢,就像一位紳士溫馴謙遜。放飯時,其他貓就跟百米賽跑一樣繞到我腳邊,想第一個吃到飼料。而大白總是默默坐在後面乖乖排隊,讓小貓跟母貓吃完後,才喵個兩三聲,提醒我他還沒吃,從不和其他貓咪爭食物。


也因如此,常常在摸大白下巴時,發現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,或許是打架打輸了,亦或是身體過敏,皮膚佈滿新舊疤痕,看了令人心疼。


不過他有時也愛搗蛋,在我蹲下倒飼料時,默默靠近我腳邊,原本以為他要討摸摸,沒想到突然尿在我的大腿上,超大一泡,都不知該不該森77。


有次,客人坐在外面桌子吃漢堡,大白聞到肉片的香味,矯健地跳到桌上討吃。我見狀,趕緊出去把大白拎到旁邊,沒想到大白不死心,用屬於紳士緩慢的步伐,折回桌上,苦等可能會掉下來的肉片。就這樣來回五六次,大白 都 慢 慢 走 回 去,自以為在太空漫步。


 

出事前一天,我們還在跟友人討論,大白很溫柔親人,最近可以把他抓去結紮,回到最初餵貓咪的初衷。結果一切為時已晚。不論是人或動物,生命皆是無常,永遠沒辦法預測明天,只能努力好好把握當下。大白當天使後,以後多晚來的貓咪,一定都有食物吃,繼續把這份生命延續下去。


大白,一路好走。 We will miss you



2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